无论身处何地,你都可能感到孤单,但生活在一座城市里,被数百万人围绕者,又会催生出一种别样的孤独的滋味。 或许,有人会以为这种状态与人来人往的都市生活并不相容,然而,单纯的生理上的接近,并不足以驱散内在的隔绝感。在与他人紧密相依的时刻,你可能会感觉到,甚至会轻易地感觉到内心的荒芜与清冷。城市会成为孤寂之地。
  Cities can be lonely places.
  You can be lonely anywhere, but there is a particular flavour to the loneliness that...

我好害怕,这都什么作文题目啊。

       嗯。


  虽然用情书做六一儿童节的礼物也挺好的,可是我似乎并不怎么会写情书呢(小声)。


  那样,似乎就只能稍微冒昧地自作主张一下了。于是,姑且先用聊天的口吻随口谈点什么好了。


  开始喜欢上你应该是在去年初开学的时候吧。


  当时好像也才刚刚开始寄宿,突如其来的学业压力,确乎是令我有过一阵子的手忙脚乱。而比较烦的则是被我们宿舍孤立针对的情况。记得那一阵子,就算是几次单纯的嘲讽与区别对待,也会让我难受近一周的时间。学习环境恶劣,再加上无人疏导无人抱怨,如果干脆将烦恼...

叶修,还有叶秋。
生日快乐啦!

家长想我清醒又快活

却不让我摄入咖啡因

我该怎么办?离线等,急!

为大家揭秘昴总不为人知的一面(buni)

说人话:这是我今天和昴的采访过程,为了交作业改正经了一些,大家凑合着看看x。

 @昴 

=============

昴:好了你开始问吧

我:好的,谢谢昴。那么,第一个问题:你在中学时期经历的最感动的一件事情是什么呢?

昴:最感动的一件事是我班主任鼓励我努力学习……因为小学的时候老师大多差别待遇,其实不太重视中等程度学生的状况,而且偏袒的情况非常严重。我小学的时候学习不是很好所以没办法上更好的学校(那时候我们初中几乎是全区垫底),但是运气非常好的是我的初中班主任,连同当时的所有老师都没有放弃每一个学生,非常鼓励班上所有的人...

啊。想搞喻黄了。想写写校园pa了。
师师:
超皮选修课老师喻x假正经学校老师黄
黄:“哇你们上课在玩桌游!?”
学生&喻:“黄老师好!”
黄:“喻老师你怎么也……?你们这群小鬼就说是不是你们吧!”
学生:【我们不是我没没有.jpg】
喻:“黄老师,是我在带他们玩。”
黄:“好的下节课我看看我要不要一起。”
学生:“黄老师,周爽分数你还没改出来呢。”
黄:……小兔崽子们给我闭嘴好吗。

师生:
黄除了物理以外其他都超溜,喻是物理老师。
黄:瞪。
喻:噗嗤。
黄:怒瞪。
喻:“放学补习物理。”
黄:“别嘛我们有话好好说啊!”

生生:
两人勾肩搭背,一起上初中高中大学一起工作。把be发生的时间延长到老去时长眠不醒之后是最美好的he...

mark 六一抽空做

感慨无用:

这是一份魔性的问卷。


这是一份由浅入深、直击灵魂的问卷。


这是一份一旦开始填就不能逃避必须答完的问卷,否则写什么都必坑。



作为一个写手,每天看写手基友们填问卷总有种隔靴搔痒的感觉,在此,我把所有我真正想知道的问题写下,请你们用灵魂作答。



准备好了就开始。



1. 最擅长的写法/梗是什么?回答并试写一小段(几句话或一个片段均可)


 


 


 


 ...

*前面大半挺安静的
*红线梗。
========
汤川抖了抖面前因为许久没穿已经有些皱了的白衬衫,一条红色的绳子掉了出来,软软地落在地上没发出一点声音。他弯下腰捡起来,发现是一条绳结。
那条红色的绳结好像是草薙在大二的暑假后从老家带回来送给他的,他当时确实有好好放起来,之后偶然想起会去找却也确实找不到了,却在这个时候掉了出来。他想,它也不知道怎么就被丢到这了。就跟他们俩现在怎么又成了这样一模一样的稀里糊涂。他微不可闻地叹了口气。过了几秒,他想起草薙自己也有一条一模一样的,在大学毕业后也确实没见他带过,而自己就算在大学期间其实也没带过几次。然而当他再想回想有什么同时期的东西的时候,除了被自己扔到几千公里...

好的看见一个辩论赛pa的文。

等我暑假过完初赛我就要槽爆这个BP赛制!什么垃圾玩意!!!quq

一年了啊。


时间它走了一年了——我离那天的你一光年了。这个距离太远了,我不知道你还是否记得那天。

层层叠叠的绿色在流动,圆形的斑驳光斑洒在地上,洒在你的身上。我是说,你身上沾染了阳光、月光与星光,全世界最灿烂的光在这一瞬都装点在你的身上。

我是说,一光年外的你照亮了我的整个世界。

我喜欢林徽因的人间四月一树花开的呢喃,但我更喜欢五月初夏的浓荫中的碎光。

我喜欢你一年了啊。

我好奇你看见这些话时的表情,神态。

我想你了。

五月,初夏。

初夏踏着不怎么平的在阳光底下闪着光的灰色水泥地颠颠地来了。

蒲扇扑扑地晃着,风扇嗡嗡地转折,心急的人家地空调水滴滴答答地练成透明的线,是最早的雨点了。

汽水发出冰凉的“滋——”的一声,倒入玻璃杯里冰块上下左右地社会摇。

雪糕被太阳晒化了,被吸溜一口救回来。

又凉又甜,又粘又热。

你说一二三,打碎了过往,消亡。

啊。对cp温言软语对外(假的)凶巴巴骂骂咧咧的人设……
真是太可爱了。

*一个混进呼呼联文的小透明现场表演瑟瑟发抖

Finally.

这么多年了,黄少和喻队在我当时看来是因为心大,给公关部惹下了不少麻烦。现在他们俩要退役了,也马上要在一起了,倒是真的给我们省下了不麻烦。

我们俩坐在开往现场的车上,黄少和喻队说是晚点到,反正时间还够,晚些就晚些吧。

在老大盯着前方,满眼紧张,手指关节发白。

我安慰他说:“嘿,开心一点,我们以后就再也不用为黄少和喻队麦麸过头公关了!”

我也有些沮丧。我们俩在蓝雨呆了少说也有四年,是在蓝雨第一次夺冠那年进来的,平常太闲了,第一年在季后赛前夕还被扔去网游帮忙安抚玩家情绪。但根据后来决赛打完后我和老大一起做的分析来看,我和他的情...

乌云是,混沌深海也是,都是你的所在。

中间一轮金光是你的模样,藏蓝中的一抹苍碧也是你的灵魂。

我要跨过最灿烂的晚霞,拥抱你,亲吻你,抚膜你的脸颊,轻触你的颈侧。

然后像夜风卷走星光与热量般,带着你逃走,去到没有人的地方去。

去到没有人的地方去。

“我们都是星尘。”草薙走进教室时汤川正这么说着,草薙瞪大了眼睛,讲台上转过身的汤川正好撞进他的视线。
汤川今天穿着件非常合身的黑色西装外套——草薙下意识的就知道这件西装是阿玛尼的,和平常草薙看着他穿的的白大褂对比鲜明。在被粉笔弄得白糊糊的黑板板上写满了他看不懂的计算公式,衬得汤川更加突出。
他似乎听见了汤川轻微的叹气声,然而他的眼睛盈满笑意的:“用劳伦斯·M·劳克斯的话来说,这是我所知的有关物理最浪漫的事情。”
我呢?草薙用唇形问汤川。
汤川自然是看不见的,但是他现在就想对草薙说:“草薙俊平是我已知的所有事物中最浪漫的事情。”


给大家安利个手写博主。
http://mengxiaheqing...


#总觉得ooc了。

“汤川。”他说。
“我好像……
“有点喜欢你。”
汤川转过身,眼睛瞪大。
草薙刚刚出现的孩童恶作剧般的笑容消失得无影无踪,眼睛在灯光下泛着星空般的藏蓝色。
“他们说,朋友之间,是不会有心动的感觉的。”草薙继续说下去,带着点孤注一掷的意味。
“所以,我在你离开的日子里,也在你回来的日子里,想了很多。
“我觉得我,喜欢你。
“我觉得我,特别喜欢你。”
汤川深吸一口气,说:“我爱你。”
这次眼睛瞪大的是草薙。
“要我再说一遍?”
“不用了,我也爱你。”草薙别过头,听到汤川“扑哧”一声笑出来,便气不打一处来。
“你有本事你先表白!哪有人表白不心虚的!”草薙说完就有些后悔了,汤川听完他说的话虽然一副正经八百...

太阳,我想。太阳。

为了遮夏天的太阳,玻璃窗上贴了层薄膜,膜是灰的,尘是灰的,于是,透过窗的天空便也是灰的了。从窗开的一处缝隙透入的是老旧的建筑,从楼后面撞进来的亮灰的天空。灯光苍白地亮,照在汗滴上,照在灰蓝的试卷上,照透了洇湿的蓝或白的薄布。

从运动场上带回的热气如同成年人所描述的酒气一般向上冲着,又被头颅涩涩地顶回鼻腔或面颊,于是整个头都呼呼地散发着热量。喉咙渴的、干的,龟裂地冒着怪味,摇摇水杯只是意料之中的空洞,头脑也是如水杯般的空洞。

老师在讲台上不断地将这,我在桌上毫不在意,四周如何我亦毫不关心。不过是听课的听课,玩乐的玩乐,发呆的发呆,与我同样的不愿分出丝毫注意给四周。还有精...

“愚人节快乐啊”

“愚人节快乐!!反正没有被愚,不怂。”

“那……圣诞节快乐。”

“哈哈哈哈哈哈哈哈ok今天第一愚。给你比心!”

“诶……”

“嗯?”

“想不出什么事有意思的点子,似乎除了喊鞋带掉了也没啥了。”


少天的戏份很少,打不打喻黄tag纠结了很久。

受启发于星球设计师系列
http://rofix.lofter.com/post/19074e_11e07d7d
手机用户麻烦到最尾处之前有在客户端设置过链接xxx

说在前面:这里不是地球,他俩实际上外星人。【但是跟地球人没什么两样x

*这个星球上的历法和地球有点不一样,一年360天,一共有12个月,每月三十天。

自己理解的世界观设定在文中会慢慢提及。

=====

喻文州撑起双手,晃了晃脑袋。走出被人戏称为“墓地”的地方,转动意外温暖的把手,听着室内嘈杂的声音,内心揣测是上一个人看什么东西忘记关了。

意料之外的,是个机器人在胡言乱语,在喻...

“所以你喜欢谁啊?”

“大概,我有点喜欢你吧,嗯。”

“好巧,我也喜欢你来着。”


“大概就是有种感觉吧。”

“我就是。很喜欢你啊。”

“我也喜欢你啊。”


得之我幸。

 @HT大人 

别翻了,他lof是废的,名字也起得好中二啊233

不能平的,我是平淡。我所有的仅存的被我攥紧在手中的光挂在了你的身上,你在我眼里闪闪发亮;你把你手里仅有的给了别人,你的一举一动都在发光。一厢情愿的场合中,欠或还之类的说法都不合理,只自知的喜欢没什么存在的道理,生来是被人踏碎的。

梗源- @寻藜才不是大尾巴狸 

扩写完毕!【你这个明明是玩梗也好意思叫扩写?】

深夜一个半小时!

脑子已经是团浆糊了quq

科学,不存在的。汤川都看得见鬼魂了,科学什么的还是算了吧。

    “汤川老师……你说什么?”薰睁大眼睛,有些慌乱。

    汤川看了眼草薙处,无奈地叹了口气说:“我说,我看得见草薙啊。”

    “你终于看得见鬼魂了啊!”

    汤川对薰好奇的询问不再做回答,而是转头望向窗外...

或许是个预告。


不还债了。

gg.


我要准备长篇大纲。

原著世界观

普通人汤川x哨兵草薙


时间是回国的第一个春天(初秋回国)


一切仿佛又回到了内海刚调到搜查一科的样子

这次内海也帮不了他们啦——

靠他们自己慢慢来啦。


“这一步迈出去很难。”

“舒适区吗……”


以上瞎扯 具体内容以四月为准【喂】


很早就想爆捶汤川了

我要借着这个机会好好捶捶他【bus】


你有本事出国你有本事别回来啊!

你有本事扔下草薙你有本事别找他啊!

【说到布偶我就气.jpg】


调高汤川的情商

不然还是真的玩不来


“他对我很重要。”

“...

真的非常喜欢求疯得疯这个词了。
谁都合适啊。

你看。

I have a dream!让草薙俊平给汤川讲物理!

没头没尾更没脑的片段。

汤草tag底下可能有汤川一百种回国方式233【我贡献了两种?(bus)

写文bgm是陈粒的走马,虽然没什么关系。

深夜三小时激情码字。

    “我在机场,你来吗?”

    草薙抬头看了眼客厅落灰的时钟,八点了。他关掉无聊的电视,旁边没人也不用掩饰什么,但出于不想打扰邻居的原因,草薙俊平还是忍住了欢呼的冲动。

    汤川在机场,他在吃晚饭,心猿意马地想着飞机餐真难吃还是...

我 挂一下喻黄写手昴!
她 超可爱!【可爱也是罪不接受反驳意见】
沉迷发刀
导致一直想补她的文没敢补
总之
我要挂她。
@
昴怎么这么难艾特不找啦!
quq

我……我去汤草那儿缩一阵子。

卖萌用的甜饼

为了剧情不分文理科

我每天日常:现在的高中生啊~

校园取材自本校

【三次本体虽然说是初中生但是却在高中部上课呢……

(本校的高中部其实是比较开放的那种xd

刚开始暗恋的孩子自然是比较紧张了啦x

【我才不会告诉你我还想写他们俩熟练地互撩的

——“支支吾吾是喜欢”

“不是我说,这点知识不用我来教你的吧?”汤川看着草薙拿着的作业,一脸抗拒。

草薙挠了挠头后说:“是不用。本来还有一点不懂的,上一次你给我讲完了我就都会来,只是想和你一起写作业。”

汤川没说什么,草薙就这么望着他。

草薙望着汤川拉开他自己身旁的椅子,草薙眨了眨眼睛然后说:“不是!我没有这个意思!”...

花谢无痕

“你的眼中 明暗交杂 一笑生花。”
———
全职高手/ガリレオ
喻黄不逆/汤草汤【偏汤草】
生竞少女=我永远喜欢生物!
有对象啦 关系很好 我们超甜
—————
头像来自@鹤相欢
背景源网

© 花谢无痕 / Powered by LOFTER